乡扶相成·振兴在路上-山东大学法学院
乡扶相成·振兴在路上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8-08-10 08:49:28.0 点击次数:



2018716日,山东大学法学院“乡扶乡成”赴山东潍坊、山东淄博关于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调研团自青岛出发,开启实地探查,对方兴未艾之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进行深入了解,剖析现存掣肘、困境与风险,探求法律规制机理,以迎合乡村振兴潮流,广推而受益之。

一、淄博站

七月,烈日。

与淄博的相遇是在一个火伞高张的日子,拥挤的客车,曲回的乡路,预示着此番实践历程的艰辛。

“乡扶乡成”团队首站定在淄博沂源。沂源底蕴深厚,孕育的沂蒙山小调至今百转回肠、“跂彼织女、睆彼牵牛”的神话令人神往。但当下每提起沂源,总摆脱不了贫穷的标签。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沂源的乡村在此旗帜的指引下应当大胆迈出振兴的步子。为了解农民资金互助的沂源模式,团队将地点限定于沂源县鲁村镇小北庄村。作为省扶贫工作重点村,自然环境恶劣,不宜耕作,村民多种植林木,因此多专业合作社。经由镇长介绍,我们又得以采访福吉山村的新民养兔专业合作社。经调研了解,各种专业合作社,至每年淡季,均普遍存在资金紧缺情况,然并没有集体性的解决措施,而多依赖社员私人借贷,合作社在其中仅起到一定的协调作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资金互助,往往成为了发展的瓶颈。

沂源之行,辗转多地,为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价值、需求提供了佐证,乡村振兴的棋局固然艰难,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定然是一枚影响全局的“活子”。

 

乡扶相成团队 (3)

乡扶相成团队 (5)

 

二、寿光站

待沂源的调研告一段落,已近晌午。

稍作休整即赶往寿光,四小时的颠簸路程仍为疲惫的我们提供了小憩的空间。寿光东斟灌村为当下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典型,为乡村治理的翘楚。七月下旬,“乡扶乡成”团队赴东斟灌村委会调研,听取当地农民声音,探寻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东斟灌模式的奥妙,走一遭东斟灌破笼涅槃之路。

 

(一)擿埴索涂 ,应运而生

寿光是蔬菜之乡,东斟灌村亦属于典型的农业村,且地缘割裂,资源优势不显,偏离交通要道。如此一资源、区位、设施均欠缺乡村,何以实现今日的振兴,引众人瞩目,其关键之一即在于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自2008年起,东斟灌村相继设立“斟都”果菜专业合作社、土地股份合作社、资金互助合作社以脱贫求富。当中最为新颖的莫过于资金互助合作社。此种模式虽面世已近十年,却一直未大有起色,此次在村内推行亦是一次“有胆量”的改革。其设立后于果菜、土地股份合作社,可谓自然而然,继解决技术、土地问题后将重点置于解决信贷难题,由党支部领办,全面盘活村内流动资金,同时给与资金性收益,一举两得、两全其美,为规模发展提供条件。

乡扶相成团队

 

(二)循序渐进,气决泉达

如鲲鹏展翅,酝酿万千。东斟灌之探索也并非一蹴而就。从存优于贷到贷优于存、从五户联保到两户担保、自以存定贷至以贷定存,由村领试点至正式挂牌。东斟灌一步一步走的扎实稳妥,齐心戮力,走到了公众视野。村主任李春祥的介绍细致而条理,像介绍自己的孩子,不愿放过节点,一面是终有所得的自豪,另一面则是回叹既往的喟然。不难想象合作社问世时曾遭受的质疑,亦不难描绘它是怎样一步步为人所接纳。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苦心人,天不负,有过质疑与磨难才有立足底气,云帆直挂,以寄沧海。

 

(三)逆风翻盘,未来可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贤人如此,万事亦如此。

及至如今,已有354户参与,比例超3/5。利率低贷高存,宽缓入社条件,民主透明管理,严格规制用途,封闭社员结构,政府关注引领,都为东斟灌崛起助力,使其成为自中央至各地都关注的乡村治理新模式。诚然,资金互助合作社在东斟灌的顺捷有其独特人缘、地缘条件,发展资金互助合作社,首先必须具备农业借贷资金的需求,即有发展规模农业的可能。虽我国大部分地区仍坚持传统包产到户,但农业集体发展已成趋势,对于资金互助合作社,这或许不是最好的时代,但确实是最有活力、不断变革、推陈出新、添血筑魂的时代。扶贫不是口号,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

路遥仍行,海深仍潜,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推广,乡村治理的探索,扶贫的推进绝非易事,不恒则退,千里始足下,高山起微尘,不失恒心,方可奋力向前。

乡扶相成团队

 

                                                          (文/韩金娣、沈超 图/田文悦、张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