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高全喜学术报告综述
发布人:法学院网站      发布时间:2014-11-24 00:00:00.0 点击次数:

11月2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大学教授高全喜应邀在山东大学法学院科研楼模拟法庭为法学院师生举行了一场题为“政治宪法学与法治国家”的学术报告。报告由我院姜峰副教授主持,山东大学社会主义研究所冯克利教授、山东大学法学院王德志教授、李忠夏教授担任与谈人。



高全喜教授首先提出了到底什么是依法治国,什么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从哪些方面理解这些概念的大问题,提出了要更深入追溯宪法结构,强调宪法中对权力的保障的观点。同时还抛出了两则理论界和文学界学术大家的最新言论,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在上述问题的引导下,高全喜教授进一步提出宪法到底包含哪些内容,司法中心主义是否是唯一前景的问题,鼓励大家进一步思考,并最终回到什么样的宪法是一个比较全面的宪法的论点上。

接着,高全喜教授阐释了在教材中宪法学的基本常识和基本宪政结构,也就是权力分配制衡以及保障人权。并通过宪法的这种状态是否是全面宪法来进一步认识宪法。高全喜教授认为在正常状态下,一般的宪法结构包括了政治宪法和法律宪法。政治宪法主要讲述了宪法序言、宪法结构以及宪法的核心问题;而法律宪法则主要包括了国家权力的分配,基本权利的清单的问题。在具体阐述上,高全喜教授为大家展示了英美国家和欧陆国家这两个大背景。他认为,在英美国家,根据阿克曼的三个非常时期的宪法政治理论,解释了即便是在美国这样以司法为中心的国家,也并不只是法律宪法在起作用,政治宪法同样也发挥了自己的作用的现实。在危急时刻,宪法政治起到了自己的作用,恢复常态后,法院又起了主导作用。高全喜教授进一步解释说,并不能否定法律宪政主义在正常状态下的主导性的作用,但是仅有法律宪政主义是不够的,当正当性受到质疑,国家出现了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时,政治宪法就起到了主导作用,而美国就又能回到正常状态。美国社会就是呈现出了这样一种螺旋状起伏的状态。而欧陆国家则完全不同。高全喜教授引用施密特的观点,认为其强调政治宪法高于法律宪法,强调以敌友政治为核心展开的权力分配。可以看出,这是一条与英美国家截然不同的线路。



通过这两个大背景的阐述,高全喜教授提出了在中国宪法呈现出何种状况的问题,认为当前中国的文本研究呈现出国别化的问题。同时认为用法律宪政理论很难解释党与宪法的关系等问题,需要有一套概念工具,而不能照搬美国、德国的内容,只能通过借鉴、加减美国和德国的相关理论的方式;同时还需要有一套价值取向。高全喜教授还提出了“三个‘中国’”理论,副调理论等多种理论。总的来说,高全喜教授认为政治宪法学提供了一种新视角,认为政治宪法学超越了文本,具有很强的方法论思想。最后,高全喜教授提出如果不跳出文本,很难根本解决中国的问题。



高全喜教授的主要报告讲解完后,首先由冯克利教授进行点评。冯克利教授肯定了高全喜教授的“非常政治”和“正常政治”的两个概念,同时提出了政治宪法学的危机管理的作用,并指出了宪政民主的主要价值是克服了人类历史上的权利更迭问题。最后,冯克利教授指出面对中国问题不需要太过于悲观,中国也在谈改革的论断。之后,李忠夏副教授对报告进行了简要点评,李忠夏教授首先提出自己对政治宪法学抱有怀疑态度,认为政治宪法学与规范宪法学有着激烈的争论。接下来,李忠夏教授主要探讨了两者统一的方面,认为两者解决的是不同层面的问题。高全喜教授一一进行了回应,教授们之间的争论与探讨更加吸引了同学们的关注,启发了同学们的思考。在接下来的提问环节,我院马德华教授向高全喜教授提出了关于阿克曼宪政时刻理论、危机时期管理等问题,而两位同学则分别从非常时期的界定、强人政治、细化政治宪法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高全喜教授对此进行了耐心解答。

高全喜教授在今天的讲座中,阐释了政治宪法学的基本立场和基本原则,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同学们享受了一场学术盛宴,受益匪浅。

(图、文/刘洁冰)